蘋果新聞網  動新聞
台灣  香港 
State Farm 贊助

愛心茶餐廳 專聘殘疾、精神病康復者

 
世情彷彿是一彎變幻莫測的河流,時而湍急,時而緩慢;人就像粼粼波光上的一瓣浮萍,載浮載沉,順逆無定?好些人因此需等待內心的創傷癒合,愁緒得以疏理,才能重新出發,尋覓心之所往。儘管時間是良藥,還需「希望」作為藥引方能發揮藥效,不然時光荏苒白白流逝。
 
精神病康復者阿坤坦承曾經患上抑鬱症,坐困愁城的日子難過。多難過,人生卻總要走下去。生命充滿突如其來的邀請,阿坤被問及是否願意轉職至全然陌生的飲食業,經過一番猶豫與掙扎,他毅然踏出「愁城」當上香城茶室的一員。想不到,這是其人生轉捩點,頃刻的轉變,便取決於當初有否勇氣昂然踏出的第一步。
 
穿梭時光隧道
 
「香城茶室」凝結了90年代的香港光景,懷舊的氛圍糅合藝術的氣息,入內用餐恍如穿梭時光隧道回到昔日;無獨有偶,其所在地竟與「歷史」息息相關,茶室恰巧位處尖沙咀『香港歷史博物館』一樓。
 
別錯過香城茶室門前的一個綠色的復古茶檔,如實地呈現了昔日街頭茶檔的舊貌,橫匾招牌上中間寫着「香城」,左右兩側亮著醒目的紅字「咖啡」、「紅茶」、「冰花」、「燉蛋」,幽幽地散發著沉澱於歷史的美食香氣。茶室以裝潢、家具等重現了昔日香港懷舊冰室及茶居的情境,白格啡線地板、深綠色的窗格子昔日街道的壁畫,還同時用上舊式屏風、黑白電視及留聲機等作裝飾,坐在中式傳統的棕色鏤紋長木椅卡座,抬頭看到懸掛著空蕩蕩的圓雀籠,沒有黃鶯、畫眉在吱吱啾啾詠唱都不愁寂寞,因為這兒瀰漫濃濃的人情味,夥計之間猶如「大家庭」一般守望相助,互相理解及包容。
 
憂心忡忡不願轉變
 
普遍而言,社會公眾對於精神病康復者盡皆諱莫如深,在街上遇到則退避三舍,主因離不開理解及認知不足,多一番同理心,便可為他們帶來多一點喘息的空間。阿坤不諱言:「其實,我是一名精神病康復者,那時醫生判斷我是抑鬱症,思維上沒有問題,但情緒上會波動,思考變得負面,有時突然會哭,我在家中休養了一年,是否過正常生活?這些因素也會影響病情,出外工作比較有動力。」走出「安全區」來,對於一般人需要勇氣,對於抑鬱症患者更猶如攀登峻嶺,九牛二虎之力才可跨越心理的障礙,阿坤分享:「人生有很多條路,有些人幸運一點,快點得到想要的東西,但我走的路比較長,方能到達到目標,但我最後也可以得到些什麼。」
 
人生路多且迂迴曲折,阿坤最初並非出身於飲食行業,而是在工廠工作,工作環境有著天壤之別,當時社企鼓勵他嘗試到社企餐廳工作,他千頭萬緒都是憂慮,百般不願轉換工作環境,「社企說我做得不錯,不如試試出來社企餐廳工作,鼓勵我出去做。當時我不願意的,我不願意出來工作。」最終,阿坤仍是踏入了「香城茶室」,剛進來就做樓面工作,積極投入餐飲的行業,接受做餐飲的形形色色訓練,從零開始學習。
 
鬱結如蟒蛇緊纏內心
 
抑鬱症患者常覺得自己不被理解,感受及想法沒人明瞭,說不出的鬱結如蟒蛇緊纏內心,莫名的負面情緒四方八面襲來,患者不免感到四面楚歌的無助感。身為「過來人」的阿坤非常明白這些痛苦,他分享:「那時,覺得很多人不理解我,我會覺得十分孤單。我當時的思想確是這樣,覺得他們不明白我。」在茶室工作了四個年頭的阿坤,經歷了數載春去冬來夏末秋至,自然與茶室培養了濃厚的感情,然而這種情感不單單是工作領域的歸屬感,更是觸動心弦的感受,他形容自己猶如與「香城茶室」一同成長,「最開心的事情,大家都是康復者,大家亦明白大家,猶如一個大家庭。在這裡工作比在工廠工作確實是有很大改變,說話多了,自信強了。」
 
得以發揮所長的工作環境
 
「香城茶室」經理Cindy指出:「香城茶室成立了四年,其實她是一家社企形式的餐廳,智障的同事,殘疾的同事,也有精神病康復者。以我認識的人而言,他們對精神病康復者都較敏感會害怕及避開,然而,香城茶室是一個理想的工作場所讓他們重拾自信與外界接軌。」殘疾人士的工作能力不一定比健全人士差,有時候,只需要一個合適的工作環境讓他們發揮所長,「香城茶室」正是這麼一個地方,茶室是香港扶康會成立的社企餐廳,茶室獲得社會福利署「創業展才能」計劃贊助成立,餐廳以自負盈虧方式營運。茶室為殘疾人士提供就業及在職培訓機會,對於他們而言,更是一個理想的平台,既可學習職業技能,亦可多接觸社群與人溝通;對於社會而言,殘疾人士能夠自力更生,減輕了社會的負擔,可謂達成了「雙贏」的理想局面。
 
抱持開放態度接受
 
「香城茶室」採用自助購票形式,難得從員工角度出發,點餐付費的程序由貴客自理,從而大大減輕了員工的工作壓力及「出錯」機會。未曾與殘疾人士共事的Cindy,來到「香城茶室」抱持開放態度接受精神病康復者,面對新挑戰。工作了好些時日,她認為殘疾人士的工作能力如一般人無異,只是比較緩慢,以及需要多加提醒。剛來到這裏的新員工,由淺入深從簡單的工作開始逐步學習,首先學會如何收拾餐桌及送餐,如何去處理碗碟等。如有機會,便會將其安排於吧台工作,做飲品及三明治等傳統一點的食物,例如,馳名的港式奶茶、沙嗲牛肉通心粉、配奶油脆豬及餐肉蛋。Cindy對於員工的工作表現讚不絕口,「他們達到某水平能獨立處理食物,製作過程十分認真,做事很花心思,工作表現不錯。工作或生活總有不如意的時候,經常叫他們放開一點,說易行難,不是在旁邊說兩句就能解決,需多花點心思及時間,真正去關心。犯錯了,要跟他們解釋不要緊,下次不再犯就好了,多了解他們,最主要是聆聽。」
 
相處之道以誠相待
 
除了新手員工從頭學起,擔任經理的Cindy亦要一邊工作一邊學習,因為她以前沒有與精神病康復者等殘疾人士相處的經驗,惟有在工作中慢慢摸索與他們共事合作的模式,人與人相處之道終究都是以誠相待,她說:「以前沒有接觸過精神病康復者,他們很單純及直接,要求並不多,你只要用心對待他們,真心關心他們,他們絕對接收得到。」工作與生活難以分割,透過工作賺取金錢以維持生計,薪水愈高是否與理想工作畫上等號?Cindy在「香城茶室」的薪水,相比過往的工作為低,但她絲毫沒有後悔當初的選擇,更堅決認為是絕對值得。Cindy與員工用心相處,發現了總能夠從他們身上學習到一些東西,深切體會到「三人行必有我師」的人生哲理,更懂得放下執著,以另一個視角待人接物,「看見他們在如此逆境下,那麼努力去投入社會,自己也沒有那麼執著,所有事情放開一點,我覺得自己很幸福。」幸福,從來不在遙遠邊際,而是一直植根於心田深處。
 

更多暖新聞:

戰勝鼻咽癌第4期 他幽默放閃羨煞網友

暖心陪病童玩迪士尼 布魯托與汪汪合照


 
 


精神病康復者阿坤在香城茶室工作,讓他跨出重返社會的第一步。《飲食男女》etw.hk提供

店內販售的雲吞麵。《飲食男女》etw.hk提供

回到最上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