蘋果新聞網  動新聞
台灣  香港 
State Farm 贊助

半世守父業 絕世好老闆擲百萬港幣分紅給員工

港島東區筲箕灣,人口密集之地,不乏別具古味的好地方值得去挖掘,好比說昔日海盜的足跡、鮮為人知的古廟宇。筲箕灣從以前就是個漁民避風之港灣,鄰近海域的筲箕灣更是昔日漁民福地,漁獲可以養活一家人,所以大量漁民聚居於此。如今時移世易,昔日漁船漁民已不復眼前。荏苒時光中,歲月默默流逝,沖刷過去的一切人與事,在時代軌跡中僅僅留下雪泥鴻爪。恰巧,冥冥之中,一些人與事逃過了時代巨輪的輾壓。百利冰室始創於60年代初期,跨越了一個世紀,在時間洪流中屹立不搖至今,可謂見證著這片土地的滄海桑田,興衰變遷。韓文波的爸爸大約在1992-1993年退休,兒子繼續為父親保存招牌至下一個世紀,表面上似乎為生活,實在是父子情濃 。
 
一輩子守著父親的老冰室
 
往事前塵如煙霧,亦如朝露,但驀然回首仔細思量,卻竟也像是一幅封了塵、染了黃的浮世繪,百利冰室屹立在筲箕灣道一隅,至今已達五十餘年,足足逾半個世紀,見證了數十載世風民情。韓文波憶述昔日的座上客與現今大大相逕庭,「那時,寫字樓(上班族)客很少,因為以前也很少寫字樓,多數是工廠、三行(泛指建築行業工人,主要負責泥水、木工、油漆),做勞力的客人多一些 。每天都罵每早都罵,讓他出氣。」韓文波亦不甘示弱回敬他們,唇槍舌劍的切磋,你來我往,久而久之便成為像是朋友般談天說地,「很熟的了,有很多客人從小時候來, 到生了小孩還沒搬走都會幫襯(光顧),有些幫襯到已去世的有很多,變得像看著幾代人。」冰室原是上一代一輩子的心血,輾轉來到韓文波這一代手中,他甘願以這輩子守著父親的老冰室,說是一種緣分,說是一種血濃於水的父子情,卻還看不透因果深種於何時何地。現在,冰室的裝修保留了往昔色彩,家具經已用上多年,少不免留下風霜洗禮的痕跡,卻也化成紀念歷史的印記,柚木卡座、柚木和鏡子裝飾,至今沒有大變化。
 
一枝花做到現在變茶渣
 
百利冰室一九六四年左右開張,由韓文波父親創業。韓文波憶述:「一直輾轉傳到我們手上。很小的時候就幫忙爸爸,大約十三歲的時候。做那種粗活,晚晚刷鍋、切檸檬、切白吐司,就是這些工作,到現在做了五十年,沒有出去工作過。 小時候,想去當警察。沒有再多想了,因要幫我爸爸忙。我最大嘛,我兩個妹妹都仍在幫忙,由一枝花做到現在變茶渣。」原來,現在的冰室與昔日有種種差異,唯獨不變的是那一絲不苟、認真講究的精神,「以前的冰室其實很簡單,以前就是一杯奶茶,吃麵包或者吃西餅。現在不是了,現在通常是一個餐、義大利麵、雞蛋、麵包,接著來杯奶茶,或是跟餐的檸檬茶就只有三塊檸檬,一個餐出給客人吃要整體都好。只是套餐就奶茶不用講究,隨便就好,你就有了一個缺憾出現。」
 
沖奶茶重於雙手靈動
 
身為冰室老闆的日常作息,生活節奏,當然是與冰室的生意同步。韓文波亦不例外,他每天都是凌晨四時多回來 ,他回來會先煲一煲熱水以作沖調熱飲之用,「水滾起來才可以用作沖咖啡奶茶。以前,喝咖啡沒有那麼講究,要咖啡味夠濃用來提神,港式咖啡幾廿年前一直傳下來,外面一個水壺,裡面內膽坐熱咖啡,整天保持熱度。這些都是香港人自己發明出來,等咖啡期間我會沖茶,撞幾次茶出味,均勻點,三次都足夠。我們茶膽賣了五十多年都是一樣。」原來,奶茶的沖調比例沒有一成不變的方程式,而是講究靈活彈性沖調,因時制宜,「師傅不用心機,就不是師傅。師傅教沖茶要兩手沖,一手加茶,一手加奶。茶同奶比例是混合,不應該去規定說三七或六四。我們是看顏色,一直看著,用兩隻手互相協調去配合,這杯茶出來的比例就好。」
 
人手短缺惟有事必躬親
 
上行下效,風行草偃,身為管理者律己以嚴待人以寬,事事盡可能親力親為,並要求精益求精,自然能讓員工信服和跟從其步伐。韓文波很自豪地說:「同事對每樣出品都好認真,雞腿要醃一晚,用南豆腐乳及酒,一早解凍,入焗爐焗,焗熟之後放出來放冷,客人要的時候再炸,肉汁就會鎖在雞腿裡面,公仔麵、雞腿蛋飯,通常是這樣配。如果有空閒的時候,會預早準備好麵包拿出去,焗好幾盤麵包出去給客人吃。這是自己做,在等它發酵夠才會焗。我們現在也不是定時出 ,有空閒時就做一盤出去。」因為冰室一位年紀老邁的麵包師傅剛剛退休,韓文波就只好親自「上陣」,即使日常工作已經繁忙也要硬著頭皮迎上挑選,他打趣道:「所以我說我是一個雜工。沒辦法,人手短缺。剛剛出爐的?沒有,真的很少機會撞中,很久沒做麵包。」
 
全為夥計不求大富大貴
 
韓文波與夥計融洽和樂如朋友,不會擺出一副「老闆」的架子,也沒有不可一世的氣焰。他偶爾拿夥計來開玩笑,都是耍嘴皮子,逗得彼此笑得合不攏嘴,不亦樂乎,冰室的時間在歡笑聲中滑翔而過,韓文波朝夥計逗趣說:「我跟你說,我們有一年裝修去旅行,我帶夥計去旅行,吃蕉那個我給記者看好嗎?(夥計堅拒:不要。) 不要就求我,拿錢給我。(夥計作勢央求:我求求你。)(夥計回駁:你都不旨在錢。)你看我們玩到多好,開不開心啊,所以我們老闆跟夥計的感情是打成一片。」 對於員工最引頸以盼的福利,韓文波十分慷慨闊綽,「年尾花紅連人工要拿出(港幣)一百萬(約台幣3千3百萬元),所以如果錢賺進來,都是給他們的。我六十三歲了,我這種年紀,每日花十塊就夠,賺二十賺一百都沒影響,但如果賺一百我要很辛苦,好大壓力,我要去剝削人,我做不出來。」
 
香城一直被譽為美食之都,從事飲食生意必定賺個滿堂紅?韓文波卻不以為然,他也不僅僅著眼於個人錢財,更為夥計著想,希望他們過一些好生活,「哪有錢賺,吃力不討好。現在都不是想賺錢,都是為夥計,因為夥計很多。十幾年,三十年,好一點的工作環境。櫃台這個員工,初初來時女兒很小,現在都大到結婚了,一路看著他們成長。在冰室度過十數載寒暑的夥計盛讚:「老闆好好,對員工很好,有時你做錯事,他會慢慢教你,不會立即罵你,而是教你怎麼做,所以我才會做了十多年。」不知是否經歷人生百態,看多了世事多無常,韓文波朝夥計打趣道:「問我對你有沒有感情,我說當然有,不過感情這種事不要投入太多,不然會很傷心。」道是無情卻有情。
 
創業難然守業更艱難
 
精神寄託於冰室的韓文波,儘管多麼熱愛這份工作,數十年來經年累月在同一地方工作,在同一時間點重複著相同動作,日日月月年年如是,他形容為「天天好像坐監一樣」,雖然有點欷歔但卻很寫實。幸好,在冰室中每分每秒的人情暖流,得以化解其內心的鬱悶。他直言:「每天回來最開心,工作,聊天,講廢話,胡胡混混一天。但是,已經年紀大了,做了五十年,體力不及以前。」創業難,守業更艱難,傳承並守護上一代的心血,的確面對不少風浪與難關,仍然奮力堅持支撐下去,不為其他,純粹不想枉費父親辛苦經營多年的心血,「我堅持做的原因,以前我爸爸做起來,交給我做,我其實捨不得招牌沒有了,沒人接手了,沒有其他辦法。人生就是這樣,哪有得滿足?給你一百歲你就會想百二歲。」(《飲食男女》etw.hk/提供)
 

小編暖推薦:

【LA專訪】華裔美女高材生闖插畫路 登富比世藝術榜

【專訪】《瘋狂亞洲富豪》主唱爆紅 大馬小辣椒棄商從演


百利冰室屹立在香港筲箕灣道一隅,至今已達五十餘年。《飲食男女》etw.hk提供

韓文波與夥計融洽和樂如朋友。《飲食男女》etw.hk提供

韓文波說師傅教沖茶要兩手沖,一手加茶,一手加奶,用兩隻手互相協調去配合,這杯茶出來的比例就好。《飲食男女》etw.hk提供

回到最上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