蘋果新聞網  動新聞
台灣  香港 
State Farm 贊助

香港有個桃花源 重覓牧羊地

上水有個都市傳說,在被大廈和屋苑包圍的梧桐河畔,每到下午一時都有群羊從石湖新村洶湧而出,唞唞涼,吃吃草。何桂華(華叔)在此養羊十多年,自行搭建羊棚,在都市叢林中建立自己一方桃花源。「這幾隻羊,是我餵奶的,牠們無媽媽餵奶,我就成了牠們的媽媽。我走一步,牠們又要跟一步。牠們當然開心,我的工作卻加重了。」華叔如此抱怨著,卻始終面帶微笑。
 
華叔是上水石湖新村的牧羊人,石湖新村附近遍佈屋苑大廈,67歲的他偏偏在此養羊十多年。羊棚鐵閘一開,羊群如流水般湧出小路,跑到梧桐河畔,邊叫嚷邊吃草。華叔在後方把羊糞掃到一旁,有五隻小羊緊跟在他的身後,牠們正是早前被野狗咬死那隻母羊的遺孤。

野狗來襲失羊數十 華叔心好疼
「就在一個晚上,有野狗入羊欄攻擊羊群,我養了這麼多年都未發生過,一下子不見了幾十隻羊,心好疼啊。」現在華叔所養的羊只有70隻左右。縱然心痛,生活也要繼續。他每天為小羊餵奶,放羊去食草,大年初一亦不例外。
 
除了羊媽媽,他還要擔任羊醫生,為羊隻治病打針,退休生活過得一點也不輕鬆。他說:「養羊開心也可以,不開心也可以。不開心就是困身,要日日放牠們出去,不能放假,全年無休,哈哈哈。」縱然不斷抱怨辛苦,當問到他是否喜歡這樣的生活,他看著遠處食草的羊群,隨即笑道:「當然喜歡,不喜歡就不會養這麼久了!」
 
「我未退休前已經來到這裡,不過當時是來養蜂的。養羊是因為看到附近阮伯在此養羊,我見到好得意、幾過癮,於是便一起養。」起初養羊,華叔有七個夥伴與他一起養,有人養厭了,有人沒時間,逐漸離場,只剩華叔一人繼續堅持。
 
華叔退休之前曾當建築工人,羊棚由他自己搭建,他說:「最重要是讓羊坐得舒服,可以避雨,可以抵受打風都不會吹爛,自己就放心。」因為羊兒喜歡蹦蹦跳,華叔還不時搬來廢棄的櫃子,讓其跳上跳落,遮風擋雨。「辛苦也值得,最重要是羊舒服。」他又忍不住笑著說:「很開心,見到牠們跳上跳下,也是一種樂趣。」

放牧勝圈養 「困住會不停吵」
比起圈養,華叔更喜歡放牧,「如果困住牠們,牠們會不停吵,要你放牠出來。一出來就不叫了,讓牠們自由地吃草,病痛少些,人也開心。」讓70隻羊一湧而出,他要如何追蹤羊隻去向,難道不怕牠們會走失嗎?華叔一邊清掃羊隻經過落下的糞便,一邊神氣地說:「牠們一路行就一路屙,只要看地上的糞便是否新鮮,就可以找到牠們。」他又說:「羊是一隻跟一隻,不會走失的。所謂羊群心理,要一大群才有膽量四處走。」
 
華叔說原來羊很膽小,怕下雨、怕太陽曬,連小鳥突然冒出來,也可以嚇到牠們通處跑。牠們又欺善怕惡,會跟年紀體形排地位,專欺負剛出生的小羊,用角把牠們撞開,華叔隨即為牠們開脫,「牠們是這樣的,階級觀念很重。牠們打交也不會死纏難打,撞開其他羊之後,牠讓了你,就不會再打交了。」
 
他始終相信羊是溫馴可愛的生物,他說:「任何動物都有靈性,當對著你久了,知道你是養牠的人,就會聽你指令。牠們會常常跟著你,跟出跟入,我叫一聲,牠們就會走回來,養牠們就有這些樂趣。」
 
看看緊跟華叔的那5隻小羊,華叔走一步,牠們跟著走一步。當華叔走遠了,牠們趕忙朝著華叔跑去。華叔嘴裡說煩,但一時摸摸牠們,一時割下樹上葉子讓其換換口味,他說:「這些羊很可愛,就像照顧小朋友一樣,這些羊仔都有性,有性就特別多點照顧牠們,有些寄託。」

快樂不需豪宅 「有一天就養一天」
如果可以,華叔希望可以一直在石湖新村養羊,閒時把羊糞收集好,讓務農的人拿來當肥料;假期時等孩子來看羊,帶東西給牠們吃。因為羊棚位置有限,無法容納不斷繁殖的羊隻,華叔縱然不捨,亦要把羊隻賣給農場,讓牠們到農田吃草,幫人除草之餘,自己亦可賺點收入。石湖新村是個養羊的好地方,「事關有條梧桐河在附近,河邊兩面都是綠草,把牠們放出來,牠們自自然然會走去吃,吃完後又沒那麼多蛇蟲鼠蟻。」然而新界東北發展撥款早前通過,華叔的羊棚會改建為馬路,預計在2020年下半年之前就要遷出。「現在主要看政府供我復養的地方適不適合。地政署有提議一些地方給我,但那兒沒水沒草,放不到羊。我有反過來提議一些地方,但現在還沒有下文。」
 
「講來講去,人要住樓,但在此的人和動物,你亦應該要照顧。」要快樂不需要有千呎豪宅,華叔說:「有一天就養一天,都不捨得這群羊。最好有地方安置這群羊,我就滿足了。」(香港《蘋果動新聞》/提供)

小編暖推薦:

都被美國人領養 失散34年姊弟飆淚重逢

擁有幸福 浪犬瞎瞎找到新家
 


放羊70隻,大部份都衝到遠處吃草,唯獨這5隻緊跟華叔。香港《蘋果動新聞》/提供

回到最上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