蘋果新聞網  動新聞
台灣  香港 
State Farm 贊助

眼盲失聰按摩師巧手創作 打造超氣派迷你皇宮獲獎

自小因眼睛、耳朵病變,視力、聽力逐漸退化,目前已淪為全盲聾的31歲張百順,因黏土等藝術創作曾獲獎,但是家人擔心創作之路收入不穩,6年前張百順再學習視障按摩技能,並考得相關證照,現在開設按摩工作室當起老闆。張百順表示,不想讓爸媽為他未來擔心,希望走出一條兼具藝術創作、按摩療癒,融合美與身心靈舒坦之路。

身材瘦小的張百順,出生後身體狀況不好,經醫院檢查,發現視力、聽力漸退化,張媽媽表示,百順約9歲時漸聽不到聲音,當時家人自費百來萬元,手術替百順裝上一耳電子耳;另外,百順因視網膜先天病變,視力漸退化,也於國中階段漸看不見。百順國中畢業後學習黏土等技能來從事藝術創作,其花約兩年時間創作的「農莊」曾獲得「光之藝廊」徵件比賽特別獎。他說,這就是我心目中的皇宮!

「捏紙黏土或竹條木棍組合的藝術創作,都是靠孩童時期的視覺意象在創作」,張百順表示,感謝爸媽長期願支持他,買這麼多紙黏土、木棍等原料,供他埋首創作。至於創作主題,有些是自己想像,有些是夢中景像,讓百順十多年來創作出「農莊」、「失落的文明」、「財神獻藝」等大型創作,每件都花約一到兩年才完成。

《蘋果新聞網》臨時出題「可否捏個簡單的」,百順取出黏土,約3分鐘捏出條約30公分的白眼鏡蛇,連兩旁的小眼睛都貼上了。百順表示,「小時候有親眼看過眼鏡蛇」。 

張媽媽表示,可能是視力、聽力退化,相對刺激百順觸覺的敏感,創作過程,創作物的方位、距離、體積大小,百順好像手上長了記憶,每個動作都不太會過頭或不足,拿捏的很到位。有時百順靈感一來,埋首創作到凌晨,爸媽擔心他自小體能就沒那麼好,但他卻回以「怕靈感跑了,就不知怎麼做了」。因此,除非隔天一早有事,否則百順入睡後不易被聲音吵到,爸媽「有時就讓他睡到中午也沒關係」。
 
「藝術創作畢竟不能當飯吃」,百順表示,後來在屏東縣盲人福利協進會上課過程,知道有按摩課,他就要求媽媽幫忙報名,後來於2015年也考上證照,在屏東縣政府勞工處輔導下,近來開店營業。張媽媽表示,按摩是一技之長,希望百順能以此走出一條自己的路。
 
談到按摩,百順表示,一般在按摩前,他會先向顧客了解有何身體狀況;按摩中除了詢問按摩力道是否舒適外,也會透過探觸顧客身體,感受是否有何所謂的氣血瘀窒等狀況,給予妥適施按。
 
「就很舒服!」,接受按摩的蔡姓女子表示,能感覺到他用不同的按摩手法與技巧,針對她肩頸或腰部不適處,讓相關部位原本緊繃的肌肉都有放鬆的感覺。
 
雖然左有電子耳,但溝通仍不像常人般方便,看不見的百順有時對右側對話是無法適時回應的。張媽媽表示,有時得向顧客解釋,以免被誤會為何談話未被回應。對視障按摩開業迄今,有時一天多則3到4人,「很多都是認識的親友,或親友介紹來的」,對1小時約100元計費的收入,爸媽知道百順很努力,「有時會太勞累」,但還是希望百順繼續為自己的人生加油下去。
 
談到百順的未來,張媽媽略顯憂慮的表示,百順的電子耳費用昂貴,因近年台灣經濟大環境不若以往,從事食品直銷的家中收入不若以往,近來為該再為百順更新電子耳設備而頭痛,「希望政府能否有專案補助?或有相關補助訊息能提供家人去爭取」,盼相關醫學或政府部門能提供協助。
 
百順也感受到爸媽的憂慮,主動向《蘋果新聞網》提出幫忙行銷的要求,表達希望高雄、屏東的地方首長來看他的藝術創作,他很樂意提供按摩服務,希望讓更多人知道他的藝術按摩工作坊。(陳宏銘/屏東報導)
 


百順得將的藝術創作,花了約兩年完成。陳宏銘攝

聽障與視障的張百順,約3分鐘就捏出一條眼鏡蛇。陳宏銘攝

百順有如用全身靈敏感觸,提供讓人舒服的按摩。陳宏銘攝

觸覺敏感的百順,就是小木棍的黏合,幾乎很到位就放到定點。陳宏銘攝

聽障與視障的張百順,約三分鐘就捏出一條眼鏡蛇。陳宏銘攝

百順與父母合照。陳宏銘攝

蔡女覺得百順的按摩很用心,讓人很舒服。陳宏銘攝

回到最上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