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回流鄉港人】美籍港人二代棄做律師 舉家移居香港「做見證人」

更新時間: 2020/09/14 19:54

香港又再捲起移居外地的風潮,卻偏偏有人從外地到香港定居,情況彷彿呼應諺語:「城外的人想衝進去,城裡的人想逃出來。」

1979年在紐約出生的香港移民二代溫敬豪(Albert),在美國成長、讀書、工作、結婚、組織家庭,2016年卻決定跟太太和子女移居到香港,展開新生活,他說:「不是我們選了香港,是香港選擇了我們。」

從小身份模糊 自覺格格不入

Albert父母是香港人,70年代中移民到美國,即使Albert從未在香港定居,他從小就會說廣東話,對香港的生活文化也有相當認識:「我跟香港的接觸,很多是從媒體看的,劇集、電影、歌曲這些,全部以前在中學時很迷的。爸爸也會告訴我以前在香港玩什麼,會養魚或者金絲貓。」

華人的背景,令在美國土生土長的Albert自小已對美國沒太大歸屬感。「我想小時候已經覺得有點格格不入,小學時,有一次帶飯帶了豆沙包,朋友看到問這是什麼,沒看過這些食物,會有這些小故事。」加上作為新移民,想融入美國主流社會,同時想保留自己的文化和身份,比較困難。他直言,看似自由開放的美國,很多地方仍然很保守,歧視問題仍然不少。「我以前做律師,做的個案有刑事案件,有些人會很驚訝:有中國人面孔控告我們的警察,會有這些感覺,但其實我是美國人,在美國出生、長大、讀書。說到底美國權力結構都是白人為上。」

即使在美國長大,Albert一直都覺得自己好像個外人,「有時會想想,美國是不是我的家?會不會有另一個地方更適合自己?」

相關專題:90年代中產移民回流香港 半百再度離鄉「逃避恐懼」

為子女移居 香港先選擇了自己

2011年,Albert和太太Jenny組織家庭。大兒子Charlie出生不久,美國桑迪胡克小學發生校園槍擊案,20歲槍手槍殺了26名小孩。Albert覺得不安全,開始萌生離開美國的想法:「當時我大兒子已經出生,對我影響很大。小朋友被槍擊、被殺害,政府都沒有做什麼事,反映了社會的價值,對我而言很失望。」

2016年,他們一家計劃離開美國,起初並沒有特定落腳點,太太卻碰巧在香港科技大學找到教職,於是沒有多想,12月一家四口離開美國到香港居住。Albert笑說:「不是我們選擇香港,是香港先選了我們,之後我們才搬來。我們覺得香港安全,外出不怕被打劫,小朋友上學不用怕他們被槍擊,我覺得是個友善的城市。即使出現有很多政治問題,都感覺比美國安全,因為抗爭對我而言很自然,在自由社會是應該的。」他太太Jenny也很喜歡香港:「對我們來說很好,因為我們都想孩子跟香港有些連繫,能夠學習和說中文。」

以香港為家,Albert比活在美國時更自在,「香港人很關心朋友、親戚,或者完全不認識的人。無論做什麼事,他們都會想想這件事會如何影響到其他人,美國人卻沒有這個角度,比較個人主義。」這些價值觀的不同,更確立了他的身份,「我會認同自己是香港人,多於美國人,我覺得這兒是現在的家。」

旅遊報導:10月連假出遊潮!林務局雙優惠不用搶 1家4口最高現省1200元

開書店了解社會 面對移民潮未想離開

Albert一家到香港後,生活有很大改變,Albert乾脆不再做律師,在事業上做新嘗試,開了一家獨立英文書店Bleak House Books。「其中一個開書店的原因,是我想了解多一點香港的社會。」開書店接觸到不同的人,特別在近年更確切地感受到香港社會對自身的影響,「文化界都是在前線,好像為何會反對《國安法》,就因為一些信念,信念從哪兒來?都是書本、藝術,書本就是一個傳播信念的途徑。」

《國安法》來襲,不少香港人,包括書店熟客也決定離開香港,他亦理解:「香港有點不穩定,明顯沒有之前那麼自由,所以越來越多在香港出生或者長大的人想離開。雖然這不是他們最優先的選擇,但是他們沒有選擇,不搬走自己也生存不到。」

以香港為家,Albert一家即使面對日漸收窄的自由,也沒有離開的打算,他聳聳肩說:「不是沒有討論過,不過現在,在香港很難計劃,很難說來年做什麼,5年後做甚麼。但是很多香港人會繼續堅持下去,不一定是政治方面,會繼續做自己的事。」太太Jenny補充:「我覺得留在這兒很重要,要做見證人,能待多久就多久。」(香港《蘋果動新聞》╱提供)

記者:黃曉婷

攝影:張志孟

編輯:鄒仲安

旅遊專題:【瘋東引】陸海空進擊「離島中的離島」 探國之北疆3大絕景

BannerBann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