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不孕生機4】有子宮欺負沒子宮人 陳昭姿:衛福部對不起國人

出版時間:2019/12/01 09:03



許多夫妻受先天或後天因素導致缺精、缺卵,或如藝人小嫻一樣、先天無子宮而不能生育,看在同是子宮先天發育不良、長年推動代理孕母的和信治癌中心醫院藥劑科主任陳昭姿眼裡,「十分心疼及同情」,她說,深刻體會和她相同處境的不孕女性心情,因此願意挺身而出、對外說明求子困境,她追求台灣代理孕母解禁的心始終不變。
 
陳昭姿15歲已知子宮先天發育不良,對結婚、生子不抱期望,但後來遇到了先生郭長豐(現任衛福部台北醫院副院長),兩人相戀結婚後,當時台灣正好誕生第1個試管寶寶,也讓他們看到了子望,認為或許可以透過代理孕母擁有自己的孩子,因此私下找尋醫師及代理孕母,但試了兩年多都沒成功。
 
23年前、1996年的某一天,郭長豐在醫院遇到一名女子,和陳昭姿相同為子宮先天發育不良,女子學歷僅小學畢業,往後又無法生育,預見的未來人生路會很辛苦,因此郭希望陳昭姿站出來挑戰制度、推動代理孕母,陳昭姿說,當時她問先生:「難道你不怕公開後,大家知道你老婆不孕?」而郭則堅定回答:「不怕。」
 
陳昭姿有了先生的鼓勵,決定公開不孕,並推動代理孕母,她說,無法生育讓她遭遇到很大壓力,「結婚時連丈夫都一起瞞著公婆」,後來因緣分收養了兒子,但對於有台灣夫妻到烏克蘭尋求代理孕母,「真心祝福他們,希望孩子都健康」。
 
陳昭姿推動代理孕母,曾被人罵不道德、不倫理,但她看到英國及美國部分州別,不像東方人亟需傳宗接代,卻能基於人道考量來開放代理孕母,她認為,代理孕母「提供胎兒一個住的環境」,比起人工生殖的捐精、捐卵等涉及DNA的做法,反而更單純、沒爭議。
 
「20多年前推廣代理孕母,當時沒有法規禁止,但衛生署(現衛福部)卻利用人工生殖委員會採行政命令來設限,這是違憲的」,陳昭姿說,台灣代理孕母被少數自私、健康的女性阻擋,不孕夫妻只能透過人工生殖生育下一代,若子宮發育不良等無法生育者只能收養孩子,這說不過去,也嚴重違反人權。
 
國內反對代孕者認為這是把子宮「工具化」,對此陳昭姿說,在器官都可捐贈的時代,工具化的說法不通,何況「子宮存在本來就是為了生育」,限制代孕也讓有愛心、願意代孕者無法提供協助,「其實代理孕母協助不孕夫妻,是互助的最高境界,大家要正面思考」。
 
另有反對者指責,不孕者與代理孕母間是高階欺壓低階,但陳昭姿反駁,許多代理孕母並非低階族群;反對者也批判給予代孕補償金等費用,對此陳也質疑,在許多女權主義者眼中,妻子在家做家事、帶小孩可向丈夫收費,認為這很高尚,「難道給予代理孕母補償金,就是骯髒的嗎?」
 
陳昭姿說,代理孕母讓不孕夫妻多一項選擇,且衛生署於2010至2012年曾進行調查,當時支持、不反對代理孕母者占8成,後來衛福部卻不願承擔責任,「這是對不起國人」,她鼓勵所有需要代理孕母的不孕夫妻,都到代孕合法國家或在國內私下尋求醫師及代理孕母協助,也希望他們都可順利生子。
 
此外,陳昭姿也說,政府雖鼓勵生育,但鼓勵對象多是可正常生育的夫妻,對不孕夫妻協助很少,呼籲政府別忽視不孕夫妻的需求,更何況同志、單親族群持續增加,遲不開放代理孕母,是「官員欺負百姓,健康的人欺負生病的人,有子宮的人欺負沒子宮的人」,她認為解禁代孕的時候已經到了。(沈能元╱台北報導)
 

陳昭姿是台灣爭取代理孕母合法化的先鋒。資料照片
陳昭姿是台灣爭取代理孕母合法化的先鋒。資料照片

陳昭姿(左二)十多年前就致力於推動協助不孕症患者生育政策。資料照片
陳昭姿(左二)十多年前就致力於推動協助不孕症患者生育政策。資料照片

本新聞文字、照片、影片專供蘋果「升級壹會員」閱覽,版權所有,禁止任何媒體、社群網站、論壇,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、改寫、轉貼分享,違者必究。

下載「蘋果新聞網APP


有話要說 投稿「即時論壇」
更多

《專題》

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