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天然獨」正走向極端主義【沈政男專欄】

出版時間:2019/08/14 10:30



◎沈政男

到中國大陸發展的台灣手搖飲料商一芳水果茶,其香港分公司日前針對香港「反送中」事件,在網路發表「支持一國兩制」的聲明,引發部分台灣消費者抵制,沒多久也有其他台灣手搖飲料商,相繼被舉發曾在網路發表親中聲明,一時之間台灣網路又興起一波抵制親中台商的浪潮。

這樣的抵制有沒有用?會不會影響手搖飲料的銷路?很簡單,參考去年底幾乎如出一轍的「抵制吳寶春親中」事件便知,吳寶春台灣店的麵包銷路非但沒有減少,購買人潮反而更熱烈,因此手搖飲料也不必擔心部分網友的政治抵制。

還有一個理由:手搖飲料是年輕一代台灣人的成人奶嘴,人手一瓶,陪他們度過清淡無聊的日常時光;台灣勞工長期靠著提神飲料,打造了台灣經濟奇蹟,如今年輕「魯蛇」是不是靠著手搖飲料,才能面對低薪血汗的工作?這麼說來,豈會因為「一國兩制」幾個字而不喝?

這類抵制運動不止無效,更暴露了思考邏輯的不足—如果「親中」,或者說自己是「中國台灣」就要被抵制,那麼台灣的外銷商品,有四成銷往中國大陸,是不是那些廠商的兩岸立場都要被拿出來檢視一番?

不只這些廠商被抵制,連那些因為看不慣這類抵制行動而發聲的網紅,原本應該是所謂「台派」的他們,也連帶被質疑顏色了。

「一芳水果茶」分店外,顧客排隊買飲料。 圖源:蘋果日報
「一芳水果茶」分店外,顧客排隊買飲料。 圖源:蘋果日報

「台派」可分為老台獨與所謂的「天然獨」,後者也就是政黨輪替以後出生的綠營支持者。兩者有何差別?老台獨經歷過國民黨的戒嚴統治,知道台獨建國不是一件簡單的事,沒有付出鐵血代價難以達成;而「天然獨」的出現,乃因政黨輪替後的本土化教育,培養了他們的愛國主義,但他們不可能為獨立建國付出什麼,於是便在口頭上與形式上下功夫。如果用年輕人的話來說,就是「嘴砲台獨」。

因為沒有能力實踐台獨,又不願承受這樣的罪惡感,於是最好的宣洩出口,就找代罪羔羊,因而漸漸走向了極端主義。最近發生的脫口秀藝人博恩,因為拿鄭南榕自焚當笑哏,而被網友抵制的事件,就是這類極端主義的表現之一。三十年前,老早有一位作家開這類玩笑,但沒什麼人在乎,想不到照理說應該更加多元開放的今天,卻是產生抵制事件。

「天然獨」的極端主義傾向,在台北市長柯文哲提出「兩岸一家親」口號後,開始發揮扣帽子作用,他們把柯文哲抹紅,甚至用不堪的字眼辱罵,導致柯文哲與綠營漸行漸遠,後來更因此逼迫蔡英文講出了「台灣價值」幾個字,而埋下了柯文哲在2020選舉不願挺蔡的種子。蔡政府本來的兩岸政策是「維持現狀」,就因被這股極端主義驅使,轉而走向抗中、反中的路線,並且因為這樣的路線確實奏效,於是成為蔡英文的選舉主軸。

在這樣的極端主義下,柯文哲被打成親中賣台,高雄市長韓國瑜若當選總統就會亡國,只有蔡英文連任可以保台,而妨害蔡英文連任的人事物,在這樣的愛國主義下,當然也就必須一一鏟除了。極端主義是兩面刃,它可以提升凝聚力,也會產生離心力,不可不慎。




本新聞文字、照片、影片專供壹週刊會員《壹訂友》閱覽,版權所有,禁止任何媒體、社群網站、論壇,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、改寫、轉貼分享,違者必究。

下載「蘋果新聞網APP


有話要說 投稿「即時論壇」
更多

《台灣壹週刊》

新聞